只有这样的节目,才会一季比一季更好看
爱青岛 2019-02-12 16:53

  春节回家这几天,相信你也和小编一样,被爸妈摁在客厅把一年的电视份额都看了。

  但和爱好品味不同的家人一起看电视,向来是件让年轻人头大的事儿:看春晚吧,要对着无聊的小品尬笑;换到相亲节目吧,还得被逼婚。

  只有一档节目,能让春节期间的一家男女老少和谐地坐在一起看电视。它就是——

  《中国诗词大会》

  从大年初一开始,看《中国诗词大会》已经成了无数中国家庭必不可少的集体活动,每天晚上8点你必须准时出席。

  只要董卿的脸一出现,所有人都暂时搁置下了“催婚催生之仇”,不论长幼纷纷抢答诗句,对节目里的选手热烈地讨论起来。

  说起来,这档文化类节目代表之作至今已经办到第四季了。不仅收视率连续多年居高不下,从董卿打破晚会主持人架子,到第二季武亦姝的腹有诗书气自华,还年年都能引领话题讨论。

  今年也一样,一经播出就上了好几条微博热搜↓↓↓

  万万没想到,一档文化节目最先爆的是选手的颜值。

  就比如下面这位初二的小弟弟陆浩骞,如果只看这张清秀俊俏、神似少年时期杨洋的脸,你一定会错以为是哪部新出的校园偶像剧的男主角。

  可上了诗词大会的舞台,他便开始神态自若地对起了飞花令,诗词储备让电视那头说着“我可以”的姐姐们纷纷折服。那句“骑马倚斜桥,满楼红袖招”,说的一定就是他了。

  就算没有PK过对手,也丝毫不恼火,只会暗自念诗发誓“我一定会回来的”,微微撅起嘴的样子又萌又帅。

  再比如另一位人气选手,13岁的邓雅文小妹妹。

  她面带稚气,说起话来却落落大方。第一期在全是高手的挑战者里以第一名的身份脱颖而出的时候,就让观众惊讶不已。

  虽然只有豆蔻年华,邓雅文不仅答起题来宠辱不惊、气场强大。举手投足中还体现着良好的礼仪,观众为自己叫好时她会说谢谢大家,对手答对了题她也会鼓掌。

  这种气场可不是凭空而来的,而是得益于深厚的文化功底,回答起诗句来才能从容流畅。就这样,邓雅文成为了连续四期节目的擂主,观众们还自发发起了“吹爆邓雅文小妹妹”的话题。

  毕竟脸只是其次,更让观众欲罢不能的是这档节目“学渣看了会流泪”的属性。

  只要打开这档节目,你就不得不接受一个事实,那就是——全中国竟然有这么多才貌双全的人才。

  被称为“行走的汉服种草机”的小姐姐是研究北斗系统的工程师,倒背如流苏轼宋词的选手是同济大学医学硕士、平时还会给武侠杂志供稿,连一个12岁小弟弟都能在PK时面不改色地把一首《忆江南》从头到尾背下来,丝毫不给对手后路。

 

  这时候你可能会说了:“《忆江南》不是小学语文课本里的词吗?我也会背。”

  但要知道,这可是在《中国诗词大会》节目里最紧张刺激的飞花令环节。

  简单地说,飞花令就是选手背出的一句诗里,一定要有题目指定的某个字。就比如说以“楼”命题的飞花令吧,选手至少要在极短的时间内想出12句含有“楼”字的诗句才能成功。

  手机前的你试一下就知道多难了,更别提还是在紧张的舞台上。

  更绝的是,今年的诗词大会还出现了一个新题型——超级飞花令,即在一句诗之中要包含两个指定的字。

  有“春”字的诗句你一定说的出来,有“风”字的诗句你也一定会背,但同时有这两个字的诗句,大家能想起几句呢?

  这个要没有一定的诗词储备,再一紧张就真的交白卷了。可就在电视机前观众一脸懵的时候,选手们几乎没有准备时间就开始一句接一句的背了起来,来来回回就是好几十首诗词↓↓↓

  看着二人棋逢对手、将遇良才,比分交替上升,观众也不禁在替他们紧张的同时,暗自钦佩。

  真· 说的都是我知道的诗句,但我就是想不出来。

  对于选手们倒背如流的表现,也有网友发出过“这个节目明明就是比的记忆力”的质疑。可多看几集你就会发现——

  比起机械化背诵,少年们对诗词发自肺腑的深情才是最打动人的东西。

  节目不仅会考对诗词的熟悉度,还会考诗句的背后的文化,知识点涉及到地理、历史、考古等多方面,选手们依然对答如流。

  对这群热爱诗词的年轻人而言,古典文化早就不是一种需要被动记忆的东西,而是主动选择的一种生活状态。

  就比如无数人的女神,16岁的武亦姝。当年长发飘飘、小髻微盘,一身绛红色汉服上衣和黑色刺绣长裙,一上场就带着超出同龄人的稳重和气度,拿了第二季的总冠军;

  可当谈到男神陆游,立刻露出了小女孩的欣喜雀跃,用自己的方法解释那句“溪柴火软蛮毡暖,我与狸奴不出门”:

  啊,天气不好,风雨那么大,我就不出门了,在家摸猫。

  你看陆游多可爱啊。

  说道南北朝诗人陆凯的“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又用自己的解读方式表达着喜爱:

  把整个春天给你,多美啊是吧!

  这可是单靠题海战术、死记硬背学不来的,而是早就渗入她骨子里的文化熏陶。

  再比如,已经连续参加了三季的北大博士陈更,这季又来了。

  一袭温婉民国学生装的她袅袅婷婷地走来,答起题来又满是大方和气度,两年前输给武亦姝时也不愠不火。而是引用李白一句“宣父犹能畏后生,丈夫未可轻年少”,表达对同样爱好诗歌之才的惺惺相惜之情。

  这些选手不仅在知识储备量上让你折服,更带着雄姿英发与年少轻狂并存的奇特神采,给人一种在诗词中阅尽人世浮华后的宠辱不惊的感觉。

  这种宠辱不惊,甚至会让观众忘了这是一场比赛,连连发出“不可轻少年”的赞叹。

  一档让人看得入迷的文化节目当然不能只靠几个选手,《中国诗词大会》更神奇的地方就在于——

  它是一个上至评委老师,下至场下观众,甚至是幕后人员都一个比一个有才的节目。

  主持人董卿就不用多说了,她对诗词的掌控程度绝对不是简单的一句“台本”能形容的。

  每每用诗词做开场白控场功力强劲又不落痕迹,能用“亭亭玉立,婀娜多姿”夸赞选手的气质,甚至还能在看到场上父子二人和诗的一幕,有感而发念起俄罗斯诗人叶赛宁的名篇《我记得》 ↓↓↓

  四季节目下来,几位性格各异、却都同样具有极高文学素养的评委老师更是早就有了一群固定粉丝。

  蒙曼老师能从一句“渭北春天树,江东日暮云”,谈起李白和他的粉头杜甫的牵绊。用生动有趣的语言,优雅婉转的语调,把杜甫这句表达崇拜之情的名篇解释得通俗易懂↓↓↓

  早就是文化界网红的康震老师这季更是开挂,不仅在和选手玩诗句版“你说我猜”的时候,体现了自己说什么都知道的极大知识储备。

  这究竟是在考选手,还是考老师啊!

  更是不小心透露了自己十项全能选手的真实身份——品诗会,书法会,甚至连画画他都会。毛笔一挥,又和选手玩起了国画版“你画我猜”的游戏。

  你看,虽然也是一档要评出冠军的竞赛节目。

  但《中国诗词大会》却鲜有选手们吹胡子瞪眼、为了成绩争得面红耳赤的画面,而是处处洋溢着一种特别舒服的松弛感。

  在我们的教育中,这是极其难得的。因为对绝大多数中国孩子而言,古诗词事实是高中毕业后就再也接触不到的东西。忆起当年的倒背如流,也都是应试教育下功利性的不得已。

  而这或许也就是《中国诗词大会》办了这么多年,依然收视口碑双丰收的原因吧。

  虽然每一季都逃不过“形式主义”和批评,播出平台的限制也少不了一些鸡汤的成分在。

  但这些小缺点都没有掩盖住那些华美诗句耀眼的光芒,尤其是在一众或无聊、或无脑吵闹的电视节目衬托下。

  大过年的全家人晚饭后围坐在电视边,一起看,一起猜,一起笑。观众既能在简单的题目里获得参与感,不至于太曲高和寡;又能看着选手们一步步攀登难度高峰,燃起对诗词兴趣的小火苗。

  比起只知其字、不知其意的《生僻字歌》靠强行押韵处处刷屏,这种传播经典文化的姿势,不管是诚意、还是感染力都强得多。

  所以说啊,以前人们总说综艺节目“好看不过三季”是个魔咒,一季季创意枯竭下去就难免有狗尾续貂之嫌,曾经再痴迷的观众都会有看腻了的那一天。

  这次大家倒是乐意被《中国诗词大会》打脸,至少能教给只知道靠换汤不换药、榨干观众最后一丝利用价值的节目们一个警醒了吧:不是所有的综艺续集拍多了就一定会糊,只要你有真本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