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拿出多么巨大的爱,才能成为一个真正诚恳的教育者
爱青岛 2018-07-22 09:12

  要帮助孩子,我们必须花时间去研究和观察他——这需要耐心、爱和关怀。然而当我们没有爱也没有了解时,我们便会把孩子强行纳入到我们称之为“理想”的行动模式中去。

  ——克里希那穆提

  高二的时候他在无锡三中念书,老师组织他们去参观苏州大学。在校园里走了一圈,不知为什么他就十分不喜欢这所大学,在心里说宁愿上江南大学也不报苏州大学。

  或许,因为苏州大学是师范,他向来不认为自己适合教师这个职业。

  后来他上了南京大学。在大学里也随大流当过家教,仅仅当了一次,中途便知难而退。此后再未尝试。再一次证实自己不爱当老师。

  连我都差点以为他是不适合当老师的人。一个人,不爱说话,更不愿将自己置于教育者的地位,那自然是不适合当老师的了。

  直到秋秋上了中学,有时候他教她,主要是地理、历史和数学,我无意旁听了几回,才发现他教得真好。比我不知好多少。墙上挂着一幅世界地图一幅中国地图,对着两幅图他把初中地理知识讲得透透的,秋秋甚至把班上好友邀来听他爸爸的地理课。无论讲什么他总是那么从容温和,对事物的理解恰如其分。

  后来有过这样一段对话:

  我:没有想到你是很会教别人的。你教秋秋比我教得好多了。

  他:哦,关键是要诚恳地教。

  我:怎么?难道我不诚恳吗?

  他:是的。你会发火。

  我:我承认是会急躁,态度不够好。

  他:态度不好就是不诚恳。

  真像禅语啊。

  但他是对的。

  从前不愿当老师,或许是他本能地感到,要拿出多么巨大深厚的爱,才能成为一个真正诚恳的教育者。

  而他自己身上的潜能,也只有巨大的爱才能激发。

  延伸阅读1:

  房祖名的家庭教育引发的一点感慨

  原创作者|章红(作家,新锐儿童教育专家)

  (本文为作家、新锐儿童教育专家章红原创,校长传媒获得章红主编授权转自她的微信公众号“章红写作课堂-ID:zhanghongwriting”)

  读一篇时评,谈及房祖名因吸毒与容纳吸毒被捕一事,归因于其家庭物质丰厚,家教中又缺乏规矩、底线,不曾给他以警醒,才会有成年后的放纵。

  实情并非如此。远在多年以前,林凤娇谈及儿子,是这么说的:

  “如果因为我对你的严格管教,将来你恨我,但全社会的人都喜欢你,我也无怨无悔了。”

  可见房祖名并非被宠溺着长大。

  如果一定要为他今天的行为寻找家庭根源,不如说他是不正常的家庭模式与严厉管教模式的受害者。

  成龙一直刻意对外界隐瞒自己的家庭,幼年的房祖名连父亲的面都绝少见到,在他成长过程中父亲是缺席的。

  他由母亲单方面养大,母亲又是奉行严厉教育的中国传统母亲,一意要打掉儿子的自由意志以获得“全社会的喜欢”。

  房祖名自诉他长这么大,和家人一起吃饭的次数都寥寥可数。他其实是没有得到什么家庭温暖与援助的。后来的演艺事业上成龙或许给了他荫庇,但创伤早已成型,生命中有一个光线照不进的暗室。

  曾经,为了“全社会”喜欢他,母亲不惜让“恨”成为彼此间的情感流动。

  如果最终“全社会”不喜欢他,父母又如何来弥补对孩子生命的戕害?

  身为孩子的养育者,却自始至终只从自己的立场与感受去考虑问题。小孩子遇到这样的家长真是噩梦。

  当孩子生命受到不可逆转的损害,你“无怨无悔”又有什么用?

  当父母的,千万别让“无怨无悔”的自我道德催眠,凌驾于孩子本身的生命需求与体验之上。

  写于2014年09月21日

  延伸阅读2:

  被误解的领导力

  原创作者|秋秋

  (本文为作家、新锐儿童教育专家章红的女儿秋秋原创,校长传媒获得章红主编授权转自她的微信公众号“章红写作课堂-ID:zhanghongwriting”)

  今天推送秋秋同学大一时写的一篇随感。她现在埋头写代码不写文章了。我问她:“想把你那篇关于领导力的文章放在我公号上可以吗?”她说:“哈,我都不相信我还写过那么一篇文章。都是五年前的事了,那时候我还会被这种过家家式的陈词滥调绑架,一本正经地困惑着。现在工作了,发现没有人care这件事,你有领导力也好没领导力也好,如果你没有专业能力,没有任何人理你。”

  我第一次听说“领导力(leadership)”这个词是在高中。老师站在讲台前头,一本正经抑扬顿挫地说:“……美国人非常重视领导能力……你们要注意培养自己的领导能力……领导能力在申请的时候是极其重要的一项因素……领导能力……导能力……能力……力……”

  我当时心里就咯噔一下,要我自己说我和世界上哪两项能力最绝缘,一是乐感二是领导力。我算不上爱社交,也从来不享受集体生活。一直以来,我给自己的定位都是“技术人员”,不管是哪种技术,反正和企业家、政治家、社会活动家、演说家以及一切要和人类打交道的“家”毫无关系。我当时就感觉突然有个人指着我鼻子说:“你这样是没前途的。因为你不爱参加活动,不爱组织活动,没有领导力。”

  鉴于我的拖延症和对自己的娇惯,我在高中三年显然没怎么参加活动。我高中时期一直有个疑问,有领导的人就有被领导的人,要是全世界都是领袖人物,那样真的不会打起来吗?我一贯是个难伺候的主,就算我再不喜欢当leader,我更讨厌被一些莫名其妙的人领导。感觉像是成了那些一心要在简历上添一笔的小屁孩的筏子,极其不爽。

  然后就到了大学。

  然后发现作为外来人员,成为一名技术工作者貌似是最务实的一条路了。毕竟米帝人民也不会希望一个中国人做他们的leader,留学生能做的leader都是亚洲组织,或者有色人种组织一类的。实际上,想混进米帝人民的社交圈就很难,还想领导那帮眼高于顶鼻子翘过天的米国人?

  而且据我观察,热衷于leadership的美国人并不多,有那么几个,但大概只占总数的十分之一【注1】。不像在中国的时候,不进学生会,不参加模联,不去大社团就要塌了天似的。我至今没有看见一份招聘启事要求学生有领导能力,大多是些合作能力、独立工作能力之类。

  前两天去见学校的counsellor,谈到leadership这种问题,我君子坦荡荡地说本人不是个领导型的人,没可能有leadership这样高端洋气的东西,这该如何是好?

  那位counsellor给出的回答一语惊醒梦中人。

  他说leadership意味着挑战自我,离开自己的舒适区。所谓领袖只是一个榜样而已,你可以在某一方面牛逼而成为一个leader,而并不是说一定要去做社团团长,学生会主席,参加某某会议某某活动,只是建议你去探索外面的世界罢了。

  举个例子,霍金教授不能说话,显然没法成为狭义上的leader,但是从广义的角度来说,他毫无疑问是物理学上的leader。

  茅塞顿开。

  我不知道是我自己以前偏激了还是以前学校的氛围就是偏激的,我从来没想过领袖并不等同于拥有权力控制别人。而他告诉我,哪怕整个世界只有你一个人,你依然可以是一名leader,就像一个将军不需要用手下的小兵来证明自己是个将军。

  这算是近几天我最有感触的一件事吧,重新燃起了我对leadership的信心。也许所谓leadership,就是有自己的特色特长特点,区别于众人罢了。

  【注1】不保证估计的准确性,毕竟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宅者见宅。不排除只是我不认识那些leader的原因。同时不排除因为我们学校是个超级保守的学校,而导致的采样问题。毕竟人哈佛里全是leader嘛。

  

校长传媒

  

2960文章
6545万总阅读

查看TA的文章>

  

0

  

  • 分享到

  

要拿出多么巨大的爱,才能成为一个真正诚恳的教育者

2018-07-22 08:31 母亲 /校长 /大学

  【章红专栏】

  要拿出多么巨大的爱,才能成为一个真正诚恳的教育者

  原创作者|章红(作家,新锐儿童教育专家)

  (本文为作家、新锐儿童教育专家章红原创,校长传媒获得章红主编授权转自她的微信公众号“章红写作课堂-ID:zhanghongwriting”)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