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夜饭青岛人吃出了滋味 也吃出了人情味儿
爱青岛 2019-02-03 10:29

  枣饽饽是年夜饭上必不可少的主角。(资料图片)

  一个枣饽饽的故事,81岁的刘老太太讲了无数遍:数十年前,家里二儿子偷偷拿走一个在街上吃成了大新闻,后来还用枣饽饽换炮仗。枣饽饽、海鲜饺子、酱货……在不少青岛人的记忆中,有这些有滋有味又有回忆的美食,那才是春节。

  带着回忆的枣饽饽最好吃

  今年81岁的刘老太太家住崂山区钟家沟社区,她有3个儿子,每到除夕,一家人凑在一起,十几个人从上午开始忙活。从上午9点半开始,儿媳妇们操办中午的饭菜,其中也有一些此前早就做好带过去的。比如灌肠,从腊月二十开始,刘老太太一家的饭桌上就会出现灌肠,所以,灌肠是一个标志:要过年了。

  儿媳妇们也会带来熏鱼,这顿饭上,还会吃枣饽饽。老人就会讲,今年50多岁的二儿子,小时候还从家里偷吃枣饽饽。那是上世纪70年代,物质较为匮乏,“一天邻居来说,你家今年蒸了多少?看你家老二抱着一个在街上吃。”老人说,一共蒸了6个枣饽饽,都要用来上贡,这才发现少了。后来才知道,老二不但自己吃,还拿着枣饽饽跟人家换炮仗。再后来,老二挨打的笤帚把儿都打坏了。从农村平房搬进了楼房,老人年纪大了,她不再自己动手蒸枣饽饽,不过,市面上销售的枣饽饽味道也很好。

  在欢声笑语中,吃完了午饭,喝茶休息一会儿,众人开始包饺子。儿媳妇会在家里使用料理机打碎胡萝卜、菠菜、火龙果等,将汁液拌进面团里,最终包出各种颜色的水饺。包出了水饺,也就要天黑了,就要煮水饺吃晚饭,中午的各种菜还有很多,这时候拿出来接着吃。吃完饭,就到了孩子们最喜欢的环节:刘老太太拿出了红包,一一分给孙子孙女们。时代不断进步,刘老太太的红包里从起初的50元,涨到了近两年的600元。

  饺子维系着全家人感情

  家住市北区的王先生说,年夜饭少不了的就是饺子。早些年,从头到尾都是长辈们忙活,从早晨起来就开始和面,切菜、剁肉馅儿,下午擀饺子皮、包饺子,直到晚上下锅。最多的是白菜猪肉馅,有的时候也包芸豆猪肉的。

  过年饺子最大的不同在于里面放东西。一般会放硬币、红糖和年糕。硬币是用了几十年的“分钱”,老人用热水烫了又烫,晾干后随机往饺子里包,看谁吃出的硬币多,预示着新年财运旺。王先生说,小的时候,为了多吃出几个硬币,争着抢着吃饺子,吃饱了也得再“塞”几个。而红糖馅和年糕馅的饺子,则预示着红红火火、步步高升。

  这份年夜饭菜单经典吗?

  虽然年夜饭的吃法有区别,但有一份年夜饭菜单里的菜名很受认可。比如,过年要蒸大馒头,临近过年四五天,大馒头就该上锅了。过年时做的馒头与平日不同,个头儿越大越好,有的一个馒头可以重达四五斤,够一家人吃上好几天。还有的会有很多花样,做成鱼的形状或者是十二生肖的形状,都是为了图个吉利。

  青岛人过年要吃“和菜”,把菠菜、红白萝卜、粉条拌在一起,寓意新的一年和和美美。白菜拌海蜇,海蜇皮和白菜丝的搭配清脆无比,不需过多调味,只加上少许醋、蒜就足以让人多下两筷,多“哈”两杯青啤。炸鱼或者熏鱼,炸鱼以黄花鱼为主,其次是刀鱼段,再次是小偏口鱼。不少人家里会提前炸很多丸子,一般以萝卜丝丸子和地瓜丸子为主。

  青岛人还会做猪肝、猪心、酱牛肉拼盘,做猪皮冻儿、灌肠,配合着代表年年有余的一道鱼菜,必然会出现在年夜饭菜单里。还有一道特色十足的海鲜拼盘,十分抢眼,是用各种海鲜比如大虾螃蟹虾虎等组成。

  值得一提的,有一些市民会提前做好年糕。一位家住即墨的市民说,年糕的做法有很多种,有这样一种年糕,由糯米和大黄米组成,通常会加上白糖,有时会用一张面皮把年糕包起来便于拿取和食用,也便于塑形,直接蒸制而成,做成的年糕口感软糯,清香甜美,男女老少皆宜。

  这种年糕将在过年期间成为主食,除了饺子,就是吃这种年糕,还会在亲戚朋友、左邻右舍间分一分,既是增进彼此间的感情的有效形式,也为彼此的年夜饭增添一丝喜气。

  风俗

  不动大火,提前准备食物

  青岛市民俗学会会长田清来介绍,春节期间不动大火的风俗在很多地方都有,青岛也有。一般在小年以后,老百姓开始忙年,为春节准备食物,由于不能动大火,所以吃的都得准备好;吃的东西包括蒸馒头、做卡花、炸面花、做熏鱼、八宝饭、灌香肠、冻豆腐。馒头需要放上红枣,为了有个好彩头,一般会给孩子们也做一个“生肖馒头”,属啥就给做一个什么样的馒头。

  在过去的青岛,逢年过节,各家各户都会自己卤酱货。

  田清来介绍,买点下水、鲅鱼、刀鱼做酱货是青岛人过年经常会做的菜品,现如今家庭一般会选择买一点半成品,回家自己“酱”一下进行二度加工,“酱”主要是一种针对牛羊肉还有鱼肉的食材加工方法,“酱”的食物色泽一般色泽浓郁,口感鲜香,并且存放时间长,吃法也很多,单吃、烩制都很好吃,想吃的时候随时可以取用,很适合在过年期间家常食用和招待客人。

  青岛酱制食物十分出名,将食物放在熬制好的酱汤里煮熟,色泽鲜亮、味道鲜美、清爽不腻、咸淡适中,可以说是青岛美食的一个象征,过年的时候,尤其是老人,提前几天去商店买些酱肉需要的材料,早早地把肉酱好,等着孩子回家过年在准备酱肉的过程里面年味也在不断地升温,而除夕夜的晚上端上一盘酱肉,蕴含着的不仅是食物本身的鲜美,还有老人对出门在外的孩子的牵挂。

  田清来说,在悠久的历史长河中,不少风俗形成了,有很多风俗已不再流传,但是年夜饭里包含的那份亲情是万不能丢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