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瓣酱藏毒、雇网约车运毒 青岛警方破毒品大案
半岛新闻 2020-03-15 08:32

  2019年八、九月份,一名毒贩进入青岛市公安局禁毒支队民警的视线。一段时间侦查后民警们发现,这名毒贩对买家“有求必应”,交易频繁、总量可观,其背后必然有为他提供充足货源的上线,警方随即将深挖毒贩上线确定为工作重点。因为上线与毒贩单线联系,毒贩对自己的上线也知之甚少,警方从支离破碎的信息中一片片拼凑出毒贩上线的轮廓,经过近四个月的努力,2019年12月上旬,毒贩上线——李某最终浮出水面。

  李某并不简单,2003年曾因贩毒被捕入狱、2015年刑满出狱,其哥哥也因贩毒被捕、正在狱中服刑,对警方而言这是个有难度的对手。对此,禁毒支队立即组织精干力量,会同城阳分局联合成立专案组,一面梳理分析李某2015年出狱后的活动轨迹,一面实地调查李某当前的行动规律和接触人群。

  “我们在调查中发现,李某出狱后频繁乘飞机前往成都,到达成都后第二天立马返回青岛,这种情况前前后后差不多有十次,期间与成都方面还有大额资金往来。根据这一系列反常举动,我们分析李某的毒品极可能来自成都。”专案组民警说。

  “李某这个人警惕性很高。有一次,我们的两位侦查员化妆成情侣到他家附近侦查,在楼道里遇到等电梯的李某,李某见两位侦查员眼生便心中生疑,不再等电梯而是直接走楼梯离开了。”办案民警告诉记者,对李某的蹲守调查期间,他们发现了案件的二号人物——乔某。

  乔某和李某住在一个楼道的同一层,两人是邻居,日常接触频繁。起初,警方不确定乔某是否与案件相关。但是,侦查中的一个细节引起了民警的警觉:每次李某出门前乔某都会下楼遛一次狗,遛狗的乔某心思似乎不在狗上,他总是东张西望、左顾右盼,不顾狗的感受,草草转完一圈后便急忙回家去了,乔某上楼后不久李某便会下楼,乔某似乎在充当李某的侦查员。随着调查的深入,民警们逐步确定了乔某参与贩毒的事实。

一趟匆匆的成都之行

两桶藏毒的郫县豆瓣酱

  2019年12月下旬,李某突然与一位身份不明的四川口音男子取得联系,专案组前期对李某的社会关系进行梳理时并未发现这位四川口音男子,结合李某之前前往成都的时间间隔和频率,民警们判断李某极有可能在近期再次前往成都。对此,专案组立即派出警力赶赴成都,与当地警方取得联系,为李某新一次的成都之行“打前站”

  12月29日,不出警方所料,李某再次前往成都,并于次日返回青岛。尽管在成都期间行踪诡秘、神龙见首不见尾,但在当地警方的配合下,民警们还是发现了李某的蛛丝马迹,李某在成都期间曾前往一家主营成都到济南货运业务的物流公司,这一线索为案件的侦办打开一扇窗户。

  2020年1月1日10时许,专案组得到信息,李某刚刚联系成都的物流公司,催问货物何时抵达青岛。神秘的成都之行、可疑的物流包裹、焦急的等待心情,综合上述情况专案组认定李某已在成都完成毒品交易,其购买的毒品极有可能藏匿在托运的货物中、正在从成都到青岛的路上。

  物流信息显示,李某的包裹将在1月1日晚间经停济南,专案组立即派出四名民警奔赴济南,当天下午四点便赶到包裹即将经停的物流站点。六个小时后、晚上十点多,装载着李某包裹的卡车缓缓驶入专案组民警的视线,在满满当当一车货物中,民警们找到李某托运的货物——两桶郫县豆瓣酱。经现场检测,民警在郫县豆瓣酱中发现了藏有毒品的包裹。

  如果一切正常,这两桶郫县豆瓣酱将于1月2日一早发车、中午送达青岛城阳货运市场。为了不打草惊蛇,专案组决定让物流公司按原计划运输配送。这一晚,在济南的四名民警寸步不离守在装有毒品的卡车旁。

  “虽然知道卡车第二天出发前不会离开物流站点,虽然我们的车就紧挨着停在卡车旁边,但大家不敢放松警惕,一整晚都蜷缩在车上守候着。因为第二天一早还要开车回青岛,我们四个人轮流倒着班,有人看车、有人睡觉,但冷风一个劲往车里灌,再加上都有心事,大家那一宿其实都没睡着。”在济南执行任务的民警说。

毒贩雇网约车取货

民警跟车将其擒获

  1月2日8时许,载着毒品的货车行驶在去青岛的路上,此时,在货车目的地——青岛城阳货运市场,专案组已经布好口袋,静候前来取货的李某、乔某。与此同时,另外一队民警守候在李某、乔某家附近,实时掌握二人动态。

  10时许,李某、乔某相继驾车离开小区,这与警方预想二人一同乘车取货的情形不同,专案组随即调整策略。十三时许,乔某出现在城阳货运市场,市场内驾车巡视一圈后又缓缓驶出,停在离市场不远的空地上。与此同时,李某驾车出现在市场几公里外,短暂停留后便离开了。

  “难道我们暴露了?乔某还在市场外等着,说明他们还要取货。正当大家疑惑时,一辆面包车停在物流网点门前,司机说是要取那两桶豆瓣酱。”专案组民警告诉记者,经过盘查,这是一辆李某雇的网约车,司机根据李某的订单要求前来取货。

  面对这一变故,专案组决定将计就计,在民警的控制下让面包车将货物取走,而后伺机进行抓捕。就这样,两名民警护送豆瓣酱进入面包车,考虑到乔某可能驾车尾随观察,两名民警一直都趴在车厢地板上不敢抬头。

  面包车从物流网点出发,这一路上,李某每隔七八分钟都会给面包车司机打一通电话,问“你到哪了”“堵不堵车”“路上没啥事吧”这类的问题,前前后后有五六个电话之多。期间,乔某一直跟在面包车后。

  到达事先约定的目的地——李某家对面某小区大门口,面包车司机的电话又响了。“你到了是吧。我一时半会过不去,你再往前开开,旁边有家羊肉馆,你直接把货送那吧,我和老板说好了。”李某在电话里对面包车司机说。

  根据李某的要求,面包车开到羊肉馆门口。那是条略显冷清的街道,整条街仅羊肉馆一家店铺营业,这给民警们隐蔽潜伏造成了不小障碍。豆瓣酱被送进羊肉馆后不久,乔某便鬼鬼祟祟的出现在街上,向周围张望一番确认“安全”后前来取货,被守候的民警当场抓获,民警现场缴获藏匿在豆瓣酱内的两包共计2公斤重的冰毒。

  躲在暗处的李某觉察到异常后仓皇逃离。民警随即搜查李某的住处,从住处查获冰毒51克、物流单据一宗。

藏身窝点换了三换

第三个窝里别有洞天

  乔某落网后,专案组将精力集中到追捕李某上。为此,民警们还专门前往成都,梳理李某的成都之旅,既固定证据、也扩大线索。

  考虑到事发突然,潜逃的李某随身资金并不充裕,到银行取款、与下线联系的可能性较大。对此,专案组一面加强对银行网点、ATM机的视频巡查和蹲守巡控,一面梳理排查李某下线近期动向。

  几天后,戴着口罩、帽子的李某出现在某银行网点,取款后乘坐公交车匆匆离开。民警从银行出发,沿途调取几十个视频监控,发现李某最终消失在监控盲区。此后,李某又三次现身不同银行网点,每一次都能避开监控成功逃脱。尽管未将其抓获,专案组还是确定出李某的大致活动范围。

  在对李某下线的排查中,警方得到一条线索:李某让下线第二天中午退掉在两家宾馆开的房间。这两家宾馆相距百十米,民警们判断,李某可能在前期藏匿于此,找到新落脚点后便要退房,李某会在退房时出现。

  第二天也就是1月16日一早,民警们在两家宾馆外化妆守候。临近中午,李某在远处出现,不慌不忙走向宾馆,尽管层层伪装但还是被民警辨认出来,民警们果断出手将其抓获。

  “李某落网后,我们紧接着搜查了两个宾馆的房间,李某承认自己在此藏身。我们注意到,尽管两处都有行李,但其中并没有李某每次去银行都携带的皮包,大家判断他肯定还有别的落脚点。”专案组民警告诉记者,对于民警的怀疑,李某一口咬定自己只在这两个宾馆住过,他坚决的态度反而印证了民警的判断。

  “李某自己不肯交代,我们只能从他随身物品中找线索,一把带着门禁卡的钥匙引起大家的注意,这可能是李某新租房子的钥匙。”专案组民警说。

  那把钥匙很普通,门禁卡上印有一串电话号码,民警试着拨了过去,电话接通了。

  民警问:“你好,你那是不是往外租房子啊?”

  对方说:“是啊,你怎么知道的?”

  民警问:“我寻思找个房子,俺伙计就给我了这个电话。房子在哪?我想过去看看。”

  对方说:“就在市南A路上,你过来吧,我这会就在这。”

  因为不掌握对方身份,民警谎称自己是租客,租户提供的地址离宾馆不远,几分钟后便走到了。见到租户后民警亮明身份,李某身上的钥匙被租户确认为自家出租屋的钥匙,通过梳理1月2日后新出租的房间,民警迅速锁定目标,用那把钥匙打开了房门。

  在这个房间里,民警们不但发现了李某的皮包,还查获了240余克冰毒。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