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店装修工人意外坠落 医疗费用谁来出?
爱青岛 2018-11-29 22:20

  从临沂来青打工的程学洪,前天在工地上干活时出了意外,从高处坠落,现在人还躺在重症监护室里,他的家人从老家赶了过来,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躺在重症监护室里的程学洪,吸着氧气,插着尿管,看上去十分虚弱,前天晚上,医生连夜为他做了手术,把他从鬼门关拉了回来,可接下来能不能挺过去,依然未知。

  52岁的程学洪是临沂人,今年三月份刚来青岛打工,跟着同村的邻居程学斌一起,在工地上的零活。11月27号下午两点,在外办事的程学斌接到了一个电话。

  程学斌说,当时的程学洪还能讲话,意识也很清醒,只是说自己肚子有点疼,程学斌赶紧找了一位工友,带着他去了医院。

  “他应该是打了个车,把他送到医院去了。到那一检查,情况不是很好,让马上动手术。”

  程学斌和他口中的老板陈修江一起,把程学洪转到了青大附院,诊断结果和之前一致,伤者必须立刻接受手术,陈总垫付了两万元住院押金之后,晚上八点程学洪被推进了手术室,而他的家人也从老家赶了过来。

  直到第二天早上六点多,程学洪才从手术室出来,被送进了ICU观察。程学洪究竟是怎么受的伤,程学斌带着行动员,来到他们干活的工地,位于书院路的一家酒店。

  程学斌说,根据其他工友的描述,当时程学洪就是站在这个透明平台上,涂刷墙面,可没想到,平台上其中一块支撑的板子不受力,被踩空,导致程学洪掉了下来。

  住进医院三天的时间,医药费已经花费了四万多,除去陈总垫付的两万元住院押金,程学洪还欠着两万六千多的治疗费,拿着医院方面的催款单,全家人手足无措。

  程学斌说,他们来工地干活,只和包工的陈总打交道,和酒店方面没有任何接触,如今除了陈总也不知道该找谁,眼下工人受伤的事,陈总那边是什么态度呢,行动员拨打了对方的电话。

  “他是个小工,不让他去干这个活。程学洪就自己上去了。当时没绑什么安全措施,安全措施的话他们没有。”按照陈总的意思,当时现场并没有人要求程学洪涂刷高处的墙面,是他自己执意踩在平台上才造成事故的发生,陈总说,发生这件事后,他第一时间拿出了两万块钱,已经是仁至义尽,毕竟找程学洪来干活的,不是他。

  “我让程学斌,找他,一平方多少钱给了他,给他之后,他负责找这些人,他找谁我都不管这些事。这些活都是小活,也没有什么合同。”陈总说。

  程学斌说,程学洪确实是他找来的,可工钱都是陈总给的,干完活后一起结账,之后几个工人再平分。可如今,不管是酒店和陈总之间,还是陈总和程学斌、程学洪之间,都没有签订任何合同,出了问题想维权,自然是难上加难,行动员提出,希望陈总联系酒店方面的负责人,大家一起出面协商,先为程学洪解决眼下的困难,陈总回复要先征得酒店方面的同意,可之后却再也没了消息。行动员只能通过酒店的招聘广告,找到了一位工作人员的电话。

  “那个店我们才刚接手,我不太清楚,装修我不在那边,我让工程那边跟你联系。”工作人员说。

  “如果相关的证据证明,受伤害的这一方是雇员身份,这种情况下,作为陈总如果是雇主的话,需要承担赔偿责任,而且酒店如果明知陈总没有相关资质,仍然将工程发包给他,也需要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律师表示。

  截至节目播出前,行动员还没有得到酒店方面的回复,而另一边,程学洪一家还在焦急的等待治疗费用。

  【视频未经版权方允许,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