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旬老人被虐待?! 家属问责养老院
爱青岛 2020-03-27 22:35

  市民吕女士和家人求助96566:俺88岁的老母亲,在济慈老年公寓里,疑似受到了护工的虐待!

  在救护车的护送下,88岁高龄的孙淑玲老人,正式离开了济慈养老公寓。而她的家人,要为老人无缘无故腰腿剧痛的事儿,讨回个说法。2020年2月22日大清早,吕女士突然接到院方来电:您母亲身体不适,请速来医院!

  孙淑玲的女儿:和我说你们家老人腿疼很厉害,你们来看看吧,我这不就来了。来了以后,我说这是什么情况,把老人磕着了还是怎么了。不知道,没有,就是她疼。我说从什么时候开始疼的,好几天了,我说好几天了为什么现在才给我们打电话,说这不越疼越厉害嘛。

  女儿说,一年前,老母亲入住济慈老年公寓。虽有脑梗后遗症,但身体状况向来平稳,也从未出现过腰腿疼痛的症状。家人百思不得其解:好端端的,咋就突然疼得嗷嗷叫呢?

  吕女士:一直到了下午三点,领我们到他们这个养老院,负一层象征性地看看说没问题,口头跟我们说也没有片子也没有报告,说什么毛病也没有。我说那不対,腰那么个疼法,不是正常的疼法,腰和腿都疼,老人就是在那哭,不敢动。

  腰腿剧痛的病因还没查明,当天晚上,老人就突发高烧。周一,院方和家属一起又把老人送到了市北区医院做详细检查。

  虽然检查结果无恙,但老人的疼痛并未缓解。家属担心,没伤到骨头是万幸,但很有可能伤到了筋。由于老人年事已高,意识时而清醒时而糊涂。疫情期间,院方施行封闭管理。在家属没能陪床的那段时间里,老人究竟经历过什么?

  记者了解到,孙淑玲所住的房间共有两张床位。护工姓郑,为院方护理部的专职护理人员,负责病区16个老人的24小时日常护理工作。

  济慈老年公寓梁经理表示,疫情期间,院方根据政府规定,严格实行全封闭管理,谢绝家属探视。为了让大家安心,期间,定时通过微信发布老人动态。而对于护工来说,一个多月的封闭护理工作,强度可想而知。

  记者:她现在还在医院工作吗?

  济慈老年公寓梁经理:现在不在。

  记者:为什么?

  济慈老年公寓梁经理:因为我们院有规定,遭到投诉,家属屡次投诉,投诉之后我们让她疫情期间先回去休息,封闭了将近40天,想给她调整区域换护理员。但是她也是感觉到自己很窝囊,觉得对她很不公平,主动提出辞职了。是她主动提出的,不是开除。

  涉事的护工,究竟是主动辞职还是被院方开除?面对老人家属的质疑,她又将作何回应呢?随后,记者拨通了护工郑女士的电话。

  电话采访护工郑女士:我回老家了,在车上不方便说......

  家属认为,院方在未出具监控的情况下,就坚持认定其护工不存在失职行为的做法,有失公正。而就在家属手足无措之际,一通匿名电话,让整个事件变得更加扑朔迷离。

  孙淑玲老人在住院期间,究竟有没有遭到护工的虐待?监控视频作为还原事实真相最关键的证据,是时候派上用场了吧!

  孙淑玲的女儿:说监控坏了,看不着,光有个影。我说有个影不对,就是个影俺看看也行。今天拖明天,明天拖后天,一直糊弄我们一直过了四天了,让我们去看,当时我侄子进去看全是空白的,从11号就没有。我说你们真可笑,天天说监控人员干活,为什么没有没有怎么了,很强硬。

  院方强调,老人是否在住院期间受伤,一切应以最终的医学证明为准。而家属则认为,院方此举是在避重就轻,逃避责任。

  经梁经理证实:两个房间的监控,在疫情期间出现了故障,而恰好,孙淑玲老人就住在其中一间。

  然而,就在事发后不久,孙淑玲的家人,收到了一通匿名来电。

  孙淑玲的孙子:在这期间3月12号,我大姑接到一个电话,电话录音就是说,已经被院方辞退的护工,他亲眼看到她扒拉老人,暴力操作,一下子护着老人把她摔床上了,拎着腿往床上拽。

  孙淑玲的女儿:也和我们说了,老人拉肚子了,把护理员气的。两个月之前,天天喝凉水,我抓到她一次。

  电话那头,知情者透露,他曾亲眼目睹孙淑玲老人被郑姓护工喂凉水甚至野蛮拖拽。出于良心,他三思过后还是决定把情况告知老人的家属。

  事到如今,当事双方多次协商未果。虽说老人已经出院,但这场纠纷,却刚刚开始。

  梁经理说,事发后,院方第一时间把情况上报给了主管部门。对于此事,市北区民政局作何表态?

  市北区民政局工作人员:我们已经联系了业务科室,他们说协调养老机构,出去跟你们见面。

  记者:你们对接上了吗?

  市北区民政局工作人员:他们说当时把双方叫过来,想要了解一下情况,结果见面的时候双方各执一词,了解就等于中断了,没有结果。我们也不方便就这个事儿,有什么表态。

  目前,孙淑玲的家属已经报警。相信,真相很快就能水落石出。

  【视频未经版权方允许,不得转载;转载请注明来源,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分享到